Open Site Navigation

1943年

11月7日出生于中国延安。


1946 年至 1948 年(3-5 岁)

一家人搬到了中国东北。当时,他的父亲张鼎担任《东北画报》的主编。其母陈步文先任李立三书记,后任《东北日报》记者。张浪浪和妹妹陈巧巧就读于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干部儿童学校。


1949 年(6 岁)

春天,为筹备新中国的成立,他的父亲张鼎来到了北京郊区香山的双清山庄。应上级要求,他担任组长,设计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会徽和首届政协纪念邮票。还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美术设计,怀仁堂、钦正堂设计改造,天安门大典及新一届第一批普通邮票、纪念邮票设计。中华人民共和国。


9月,陈步文带着孩子们去了北京。她在中南海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工作,担任机要秘书。一家人住在北池子街北口草垛胡同12号。很快,他们就搬到了七河楼街吉坑胡同四号的外院。


1950 年(7 岁)
张浪浪去了育才小学。


1952 年(9 岁)
母亲带着张朗朗回到江苏省常州市郊区孟河镇五须岱村的老家,那里的山水给张朗朗留下了无数的印象。孩子、水牛和莲花,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童话故事。 “杏花影下,有人吹箫至黎明。”2016年他画了《吹箫至黎明》来回忆这段经历。

一家人搬进中央美术学院宿舍大宝胡同2A号,隔壁是离库山、董希文、李可染、张朗朗的家人,2016年的画作《庆祝每一天》反映了人们拉绳晒干的场景2A大堡胡同中院的床上用品和床垫。


1956-1957(13-14 岁)
张朗隆成为尤加中学唯一的学生,他们被录取为4名中学,并被选为班级领袖。他课本的每一页都是在课堂上画的。他有两个朋友:闵乐夫(著名教育学者)和刘奇。他们经常为老师和同学画漫画。同年,中国首次参加巴黎万国博览会。张鼎是中国馆的总设计师。他还作为中国文化代表团成员访问了法国,并会见了毕加索。他从国外带来了许多画家的专辑,包括伯纳德·巴菲特、胡安·米罗、阿梅代奥·莫迪利亚尼、乔治·鲁奥等,对张朗朗的绘画经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58 年(15 岁)
全家搬到了白家庄。由于无法住校,朗朗高三时因交通不便回到育才中学。当时,张朗朗自称“反官僚小资的诗人”。每天早上,他们和张九星、甘露琳一起在校园的树林里朗诵马雅可夫斯基的诗,成为育才中学的“风景”。


1959 年(16 岁)
他考入北京101中学,在那里遇到了在延安与他失去联系的弟弟严军(张朗朗曾写过一篇文章《耿军与朗朗——101中学传奇》)。由于风湿病和心脏病,他休学了一年。


1960 年(17 岁)
转入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中学。他经常和张九星等几位同学一起读书、写作、画画。学校离玻璃街很近,所以他们经常去那里看书。他还阅读父母的收藏、从学校和作家海默那里借来的书籍。张浪浪曾为海默(《草原上的人》编剧)画过一幅画。它在文化中消失了
革命。 《海墨印象》于2102年重绘,2014年完成。

1961 年(18 岁)
张浪浪创作了装饰画《丹克的心》。


1962 年(19 岁)
张浪浪和他的一些同学和朋友对文学和艺术充满热情。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看书、写诗、画画,组成了一个文学沙龙。张浪浪自然成为了精神领袖。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组织文艺诗朗诵会。张浪浪朗诵长诗《燃烧的心》,反响热烈。朗诵后,谈及诗的最后一句“我们是太阳柱”时,董沙北(董希文之子)提出要设立“太阳柱”,大家都同意了。同年年底,“太阳之柱”成立大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友庄楼一间空置的教室举行。成员有:张朗朗、张新华、张九星、张振洲、董沙北、于志新、张润峰、杨晓敏、鞠惠珠等。张朗朗起草了条例,提出振兴中国文学艺术。张朗朗创作了单幕话剧《对话》、剧本《孔雀石》和短诗集。其中,《鸽子》这首诗流传最广。


1963 年(20 岁)
同时考入上海外国语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他自动辍学放弃了上海外国语学院,转入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与艺术理论系。受父亲和丁绍光装饰画的影响,创作了多幅作品。他将它们捆绑在一起,并命名为“追梦”,被父亲称为文人画。他用一整张宣纸做父亲的肖像,运用现代技术和广告颜料,实现色彩的区分和强烈的对比。父亲看着它说:“虽然你进了美术学院,受过一段时间的基础训练,但你的笔法还是很不熟练,这并不容易。熟练的线条不会成为一个好的画家,因为它们很容易打滑。不熟练的线条是画家的真诚和热情画出来的。线条有自己的生命,没有力量就行不通。”这些画在文革中丢失了。


1964 年(21 岁)

他的长诗《行军号角》投稿《人民文学》,在文艺界上流社会引起极大震动。中央美术学院得知后,张朗朗被列入学院十大人才之列。


1965 年(22 岁)
今年画了姜光乃的女儿姜定岳的画像。然而,它在文革中失传了。 2011年重画《印象定岳》。这一年,他结识了北京大学的两位法国学生郭汉波和玛丽安娜(现为法国著名汉学家巴斯蒂夫人)。


1966 年(23 岁)
1966年6月,“文革”打响,造反派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举办“张鼎恶展”;绝大多数作品和个人收藏被毁。张鼎在北京工业大学当众批评声讨,张浪浪被带去陪父亲。 9月,张朗朗和同学吴红偷偷溜出去,坐火车去了广州和厦门。年底,他们回到了北京。


1967 年(24 岁)
张浪浪成为当时北京市公安局的监控对象。不敢回家上学,张浪浪躲了起来。


1968 年(25 岁)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与艺术理论系。当时,北京大街小巷张贴通缉张朗朗的通缉令。离开北京前,张朗朗与好友王冬柏、郭禄生告别,前者请朗朗为他写一首诗。他说我给你写个标题,于是他急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相信未来”。后来郭禄生以《相信未来》一诗成名。张浪浪被关进了美院中学的“黑监狱”,在狱中受到严刑拷打。对他提出三项指控:“恶意攻击中央政府首脑”、“与外国不正当关系”和“阴谋叛国”。 6月14日,张朗朗被关进北京市公安局第44看守所。


1969 年(26 岁)
5月,他被转移到看守所北边的一个小院子里,在自习班里,他和狱友孙秀珍经历了一场空想的爱情。后来,张朗朗2006年的画作《印象》是对孙秀珍的怀念。在自习班上,狱友范竹明用红蓝铅笔画了两幅小画,还有文具《迷失》和《往事》,分别藏在两团线团里,被范带出狱。 1970年代,范曾请前文化部长应若诚的长女、美国画家应小乐将《往事》复制放大,后来原件在应氏遗失。 10月,张朗朗被转移到河北饶阳看守所。他的狱友是小提琴家杨炳孙。 (《财经周刊》2016年4月16日刊登张朗朗散文《杨局长入狱》)。

1970 年(27 岁)
2月9日,被判处死刑,被送至北京板布桥44号公安局看守所死刑牢房。张浪浪用手铐在牢房的墙上刻着“从宇宙,回到宇宙”。


1971 年(28 岁)
5月,他被送回河北饶阳看守所。


1974 年(31 岁)
5月,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被送往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二监狱。

1976 年(33 岁)
他与狱友合作,复制了一辆由张朗朗负责绘图的212吉普车,作为“促革命促生产”活动的礼物赠送。因此,他的刑期被减至 13 年。


1977 年(34 岁)
12月30日,他被取保候审,返回北京家中。


1978-1980(35-37岁)
曾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师、《中国美术》、《世界美术》杂志主编。在此期间,他创作了多幅装饰画和多幅以猫为主题的画作。


1979 年(36 岁)
4月10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张朗朗有罪判决改为无罪判决。 9月26日,张鼎在首都国际机场主持大型壁画《哪吒王子战胜龙王》。张朗朗在《邮票》杂志上发表文章《从邮票到德加》。


1980 年(37 岁)
他去了香港,回到北京,任香港科苑驻北京首席代表。


1983 年(40 岁)
曾任《中国国际贸易》杂志主编。

1984 年(41 岁)
曾任《国际新技术》杂志社总经理。 《香港明报月刊》刊登了著名画家林风眠的评论。


1985 年(42 岁)
12月,她的母亲陈步文在北京去世。张朗朗曾任《中国美术报》副社长。


1986 年(43 岁)
他在香港做过心脏手术。


1987 年(44 岁)
张朗朗的朋友孙昌华选择了他的多幅画作在缅因州立大学举办展览。长篇小说《老饕记》获“中山文学奖”最佳中篇小说奖。他搬到南池街苏州胡同10号。在这个小院子里,张朗朗用墨和宣纸画了许多人物和风景。然而,以猫为主题的绘画数量最多。其中之一是“无助和混乱”。这些画后来丢失了,只留下了一些照片。 2018年,《无助与混乱》被油彩重绘
根据照片。


1988 年(45 岁)
他去纽约学习英语,与刘晓东等画家讨论绘画。


1989 年(46 岁)
任华润(中国)广告公司北京办事处主任。 11月,他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回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所。


1990 年(47 岁)

他在香港《九十年代》杂志上发表文章《烈日炎炎》,介绍画家刘晓东。


1991 年(48 岁)
4月16日,在中国最早的中文网络文学作品《华夏文摘》网络版发表散文。张浪浪也是中国第一位网络作家。


1992 年(49 岁)
《从故乡到天涯》由台湾风云时代出版社出版。孙昌华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斯的艺术家家中为张朗朗举办个展。大多数画作留在了美国。

1993-1994(50-51岁)
他成为康奈尔大学东亚系的驻校作家,并在语言系教授中文。


1994-1995(51-52岁)
作为海德堡大学汉学系的驻校作家,他还教授中国和中国文化。

2002-2012(51-69岁)
他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务院外交学院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并培训将在中国工作的外交官。他的一名学生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公使罗伯特·王先生。


2003 年(60 岁)
3月,台北未来书城出版张朗朗的文集《大堡记》。

2004 年(61 岁)
8月,文汇出版社出版张朗朗的文集《大雅宝回忆》。


2008 年(65 岁)
北岛和李拓合着的《七十年代》一书中,就有张朗朗的《和平的地平线》。

 

2010 年(67 岁)
2月21日,父亲张毅去世,张朗朗从普林斯顿大学回来参加追悼会。


2011 年(68 岁)
1月25日,张朗朗被聘为清华大学张鼎艺术研究中心理事、研究员。同年创作代表作《心中的莲花》。 12月10日,参加在航间书店举办的“凤凰网读书会”。主题为“张浪浪VS洪晃等人:谈大雅宝旧忆”,作家牟敦白主持。
 
12月11日至31日,在798盛世天空美术馆举办个展“热情•红与黑”,展出15幅印刷版画。


2012 年(69 岁)
1月1日,《大雅宝旧忆》由中华书局重新编辑出版。

 

2013 年(70 岁)
他与醒秋画廊签约,成为画廊的第一位签约画家。同年创作画作《七彩万千》。 10月,中华书局出版了张朗朗的《和平的地平线》文集。


2014 年(71 岁)
1月5日,接受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专访。同年画代表作《红与黑》。和其他作品。


2015 年(72 岁)
他画了:《古代》、《海底鱼世界》、《家中的一角》。


2016 年(73 岁)

他画了:《毫无疑问》、《永远和平》等作品。


2017 年(74 岁)
画有:《落白花》、《众生》等作品。 1月15日,《环球人物YOLO精英电子周刊》第19期发表文章《先驱者张浪浪,死刑后的血腥生活》。 《艺术中国》发表专访《愿你多年奋斗,带着一颗年轻的心归来——张朗朗专访》。


7月8日-17日,由“秋醒画廊”主办的“文人从心涂鸦”大型个展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 ——由中国地质大学主办。它展示了60多幅画作。 1000余人出席开幕式,7000余人次参观展览。媒体报道:“张浪浪的作品给今天的绘画艺术带来了全新的、巨大的视觉冲击。”开幕式当天,举行了座谈会。专家、学者、著名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对张朗朗的画作进行了学术研讨。著名画家艾轩、著名导演姜文莅临展览。


11月1日,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行的张鼎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讲话。


2018 年(75 岁)
他画了:《猫头鹰向我学习》、《我的鸽子》等作品。 4月28日至6月28日,上海宝龙美术馆“大雅宝胡同A2——20世纪中国艺术传奇”展览展出了张朗朗的画作《沉默的猫街》。


2018年6月,张朗朗的合集《与朗朗对话》由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东方出版社出版。

接触​

1. 保留在本网站上发布的任何材料的版权。未经张朗朗书面同意,不得对图片、文字等对象进行任何复制或使用。 


2. 本网站包含链接到第三方网站的超链接。链接的网站不受艺术家的控制。艺术家不认可链接网站的内容,不对此类链接网站的使用和内容负责。

 

3. 条款和条件以及您对本网站和材料的使用受香港法律管辖,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解决因艺术家引起或与之相关的任何冲突、争议或索赔具有专属管辖权。请注意,本版权政策声明可能会不时修订。有关修订的通知将张贴在本网站上,以通知您修订的生效日期。修订不具有追溯效力。

4. 本免责声明已翻译成中文。若英文版与中文版有任何不一致或歧义,概以英文版为准。

  • Instagram

© 2022 张朗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