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te Navigation

这幅画从构图和造型上是受法国画家布菲的影响,他的画风格是线条粗黑朗朗,形象冷峻孤独。他用线的方法和我以前用的线条可以说是不谋而合,而《无酒无花亦无诗》的法画,是此时此刻他的风格。


在表达艺术的想法上,我采用油画棒来上色,画面更干涩一些。从而渲染出人物索无感的情绪。

“李白斗酒诗百篇”,此画面无酒不成诗,而在上,酒已经喝完了,酒杯和酒瓶里空的。连喝酒的愿望都没有了。酒瓶和酒杯没有在写着的桌子上,就成了一个苍白的仪式。没有酒诗,同时看起来他有诗的愿望。

人物的造型完全是一索然,他似乎在看什么派从悲观的激情。没有眼神里,这本来可以,他的心脏里已经完全放空了。

欧阳曾说过“泪眼花花不语”,无花哪来佳词而画面里只有一盆的植物,花问也无一朵。酒也好,花也好,启发他写诗的基本要素可能都没有,他只是孤独地一样坐在一个冷冷的屋子里。

人生就会受到不同的境遇,同时也浮现出不同的情感。其实万物为空,这幅画作的就是这一切的皆空。

鸟儿空鸣,后面托出了房间里的冷清。小猫呆坐在旁边,看样子它也觉得很无聊。

                                       张郎郎

无酒无花亦无诗


布面丙烯 2018

47x34cm


出版:《张郎郎画》,P120,集人民美术出版社,2019年2月出版

Quote mark

张郎郎

酒尽花落就没有举杯高歌的灵感和兴致。

Quote mark

© 2022 张朗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