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郎郎大事年表

1943 年11 月7 日 出生
出生於延安中共中央醫院。


1946 年—1948 年 3 歲—5 歲
全家到了東北。當時父親張仃擔任《東北畫報》社總編輯;母親陳布文先擔任李立三的秘書,後來是《東北日報》的記者。張郎郎和姐姐陳喬喬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幹部子弟學校。


1949 年 6 歲
父親張仃擔任建國籌備組長,設計全國政協會徽與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紀念郵票;負責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美術設計工作;設計改造懷仁堂、勤政殿;設計天安門廣場大會會場;設計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批普通郵票和紀念郵票。
9 月母親帶領孩子們到達北京,母親陳布文在中南海周總理辦公室工作,任機要秘書。全家住在北京北池子北口草垛胡同十二號。不久搬到騎河樓鬥雞坑胡同四號外院。


1950 年 7 歲
張郎郎在育才小學讀小學。


1952 年 9 歲
母親帶張郎郎回了一趟自己的家鄉江蘇常州郊區孟河鎮五圩埭村,那裏的山山水水給了張郎郎無數新奇的印象。小孩、水牛、荷花等等,是他心中不忘的童話,“杏花疏影裏,吹笛到天明”。2016 年,他創作了繪畫作品《吹笛到天明》,回憶並紀念這段經歷。同年全家搬入大雅寶胡同甲二號——中央美術學院宿舍,同院住著李苦禪、董希文、李可染、黃永玉等先生及其家人,二三十個孩子在一起度過了童話般的美好時光。張郎郎2016 年的繪畫作品《天天慶祝》就是反映當時大雅寶胡同甲2 號中院人們拉繩子晾曬衣服和被褥的情景。


1956 年—1957 年 13 歲—14 歲

張郎郎成為當年育才唯一考進四中的學生。課本的每一頁上都畫滿了畫。經常和閔樂夫(著名教育學者)、劉琦兩個同學一起畫畫,給老師和同學畫漫畫像。同年,中國第一次參加巴黎國際博覽會,張仃任中國館總設計師,並作為中國文化代表團成員訪問法國,會見了畢加索。從國外帶回很多畫家的畫冊,有布菲、米羅、莫迪裏阿尼、盧奧等人,對張郎郎的繪畫影響很大。


1958 年 15 歲
全家搬到白家莊初三時又轉回育才中學。那時張郎郎自詡為“反對官僚和小市民的詩人”,與同學張久興、甘露林每天早晨在學校的樹林裏背誦馬雅可夫斯基的詩,成為育才中學“一怪”。

 

1959 年 16 歲
考入北京101 中學。在101 中學巧遇延安時失散的哥哥耿軍(張郎郎曾寫過一篇文章《耿軍和郎郎——101 中學傳奇》記錄此事)。因為風濕病和心臟病在家休學了一年。

1960 年 17 歲
轉到北京外國語學院附中,這時期讀了大量的古今中外著作。經常和張久興等七八個同學一起讀書、寫作、畫畫。經常到學校附近的琉璃廠看書。除了閱讀學校的、家裏的藏書,還從父母的朋友作家海默(電影《紅旗譜》編劇之一)那裏借書看。張郎郎曾畫了一幅畫送給海默,“文革”後該畫下落不明。2012 年再畫繪畫作品《海默印象》,2014 年完成。

1946 年在佳木斯。左起:張郎郎,父親張仃,姐姐陳喬喬

1947 年,哈爾濱,姐姐陳喬喬(左)和張郎郎

1955 年,全家合影。後排左起:張郎郎、陳喬喬前排左起:陳布文抱著張寥寥、父親張仃、張大偉

1955 年,北京。右起:李苦禪長女李琳、黃永玉、李燕、袁驥、袁驄、程嫵珊、張郎郎、董沙貝、彥兵、董沙雷、李小可

1959 年,兄弟四人合影。媽媽陳布文用毛筆在照片背面寫著:“耿軍19 歲、張郎郎16 歲、大偉10 歲、寥寥7 歲,國慶十周年攝於北京。”

1959 年初中畢業時張郎郎(中)與同學張久星(左)、甘露林(右)合影。這兩位詩友在“文革”中離世

1961 年 18 歲
張郎郎創作裝飾畫《丹柯的心》。


1962 年 19 歲
張郎郎和一些同學、朋友們熱衷文學和藝術,經常聚在一起看書、寫詩、畫畫,形成了一個文藝沙龍。張郎郎自然成為了精神領袖。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舉辦文學藝術詩歌朗誦會,張郎郎朗誦了自己寫的長詩《燃燒的心》,反響熱烈。長詩的最後一句:“我們,就是一個太陽縱隊。”會後董沙貝(董希文之子)提議成立“太陽縱隊”,大家表示贊同,舉行了“太陽縱隊”成立大會。成員有:張郎郎、張新華、張久興、張振洲、董沙貝、於植信、張潤峰、楊孝敏、居慧珠等。張郎郎起草了章程,提出要振興中華文學藝術。這期間張郎郎創作獨幕劇《對話》、電影劇本《孔雀石》和一本短詩集,其中被大家傳抄最多的是詩歌《鴿子》。

1963 年 20 歲
同時考取上海外語學院和中央美術學院,以自動退學的方式放棄上海外語學院,輾轉進入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美術理論系。受父親和丁紹光裝飾繪畫的影響創作了一批作品,裝訂成冊並起名《隨夢錄》,被父親稱之為文人畫。用整張的宣紙為父親畫像,采用現代的手法、廣告顏料,顏色鮮明,反差強烈。父親看後說:“雖然進了美院,受了一段時間的基本訓練,但你的線還是很生,這不容易。線條太熟練就容易流於油滑,就不是一個好畫家。生的線是畫家真心、熱誠才能畫出來,這線就有了自己的生命。沒有力量的線條是站不住的。”這批畫作均在“文革”中遺失。


1964 年 21 歲
張郎郎將自己創作的長詩《進軍號角》投稿給《人民文學》,在文藝界上層引起很大震動。此事傳入美院後,張郎郎被列入美院十大才子之列。


1965 年 22 歲
這期間創作蔣光鼐的女兒蔣定粵的畫像《丁月印象》,在“文革”中遺失。2011 年張郎郎重新繪制再畫《丁月印象》。同年結識北京大學法國留學生郭漢博和瑪麗雅娜(即當今法國著名漢學家巴斯蒂夫人),後來卻由此背上“裏通外國”的罪名。


1966 年 23 歲
6 月,“文革”開始,張仃在北工大被批鬥,張郎郎被押去陪父挨鬥。9 月,張郎郎和同學巫鴻等偷跑出去,坐火車到廣州、廈門等地串聯,年底回到北京。

 

1967 年 24 歲
張郎郎成為當時北京公安局專案組的監控對象。張郎郎不敢回學校和家,四處躲避。


1968 年 25 歲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美術理論系。當時北京大街小巷貼出了捉拿張郎郎的通緝令。準備離開北京前,張郎郎與友人王東白和郭路生道別。王東白讓張郎郎給他寫首詩,張郎郎說,我就給你們寫個題目吧,於是在王東白筆記本的扉頁上匆匆寫下了“相信未來”四個字。後郭路生(後來的著名詩人“食指”)因創作同名詩歌而名聲大噪。張郎郎被押到美院附中的“黑監獄”,在獄中被拷打審訊。罪名有三條——“惡毒攻擊中央首長”“裏通外國”“陰謀叛國投敵”。
6 月14 日,張郎郎被關進北京市公安局半步橋44 號看守所。


1969 年 26 歲
5 月,被集中到看守所北院的一個小院裏,成立學習《毛選》的學習班。在學習班裏與獄友孫秀珍經歷了一段烏托邦式的愛情。後來張郎郎在2016年的繪畫作品《印象》即是對孫秀珍的懷念。當時為獄友範鑄明先生用紅藍鉛筆和信紙繪制兩幅小畫——《迷茫》和《往事》。後被範鑄明先生將兩幅小畫纏成線團帶出監獄。20 世紀70 年代,範先生請前文化部部長英若誠長女旅美畫家英小樂將《往事》復制放大,後《往事》原作遺失於英若誠家中。10 月,張郎郎被下放到河北饒陽看守所,在此相遇獄友小提琴家楊秉蓀。(2016 年4 月16 日的《財新周刊》曾發表張郎郎的散文《監獄裏的楊首席》)

1963 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

1977 年12 月30 日,出獄第一天和父母在北京家中

1978 年,北京家中。左起:陳布文、陳喬喬、張新華、陳喬喬的女兒薇薇、張郎郎

1970 年 27 歲
2 月9 日,張郎郎被判死刑,被轉到北京半步橋44 號公安局看守所的死刑號。張郎郎用手銬在監獄的墻上刻下“從宇宙來,回宇宙去”。


1971 年 28 歲
5 月,被送回河北饒陽看守所。在看守所勞動時用自己的聰明才智改造生產設備,提高了產量。教大家唱蘇格蘭老歌《倫敦德裏小調》等,還寫詩和小說,念給大家聽。這時首次聽到獄友柳陸森背誦郭路生根據自己寫的題目創作的新詩——《相信未來》。


1974 年 31 歲
5 月被改判為有期徒刑15 年,被押到石家莊河北省第二監獄勞改。


1976 年 33 歲
和獄友仿造一輛212 吉普車,張郎郎負責畫圖紙,為當時的“抓革命、促生產”“獻禮”,因此被減刑為13 年。


1977 年 34 歲
12 月30 日,被取保候審,回到北京家中。

1978 年 35 歲
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始重審張郎郎案,6 月重新判決,對以前的判決不予認定。中央美術學院補發給張郎郎十年工資。


1979 年 36 歲
4 月10 日,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郎郎改判無罪。9 月26 日,張仃主持首都國際機場大型壁畫,創作《哪咤鬧海》。張郎郎在《郵票》雜誌上發表文章《從一張郵票談德加》。


1980 年 37 歲
去香港,同年以香港科苑駐北京首席代表身份回京工作。


1983 年 40 歲
任《中國國際貿易》雜誌編輯。


1984 年 41 歲

任《國際新技術》雜誌總經理。在《香港明報月刊》發表一篇對著名畫家林風眠先生的評論文章。


1985 年 42 歲
12 月,母親陳布文在京病逝。
張郎郎時任《中國美術報》副董事長。


1986 年 43 歲
在香港進行了心臟大手術。

1987 年 44 歲
朋友孫昌華選了一批張郎郎的畫在美國緬因州立大學舉辦畫展。所寫的小說《老濤的故事》榮獲鐘山文學獎最佳中篇小說獎。搬到南池子大蘇州胡同10 號。張郎郎在這個小院兒裏用水墨、宣紙畫了許多人物、風景,貓的數量最大。其中有一幅《剪不斷·理還亂》。那批畫後來丟失,只留下了部分照片。2018 年,根據舊作照片重新繪制油畫《剪不斷·理還亂》。


1988 年 45 歲
到了美國紐約,學習英文。與劉小東等畫家一起探討繪畫。


1989 年 46 歲
受聘為華潤(中國)廣告公司北京辦事處主任。11 月,回美國作為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所訪問學者。


1990 年 47 歲
在香港《九十年代》雜誌發表介紹畫家劉小東的文章《灼人的陽光》。


1991 年 48 歲
4 月16 日,在最早的中文文學雜誌網絡版《華夏文摘》上發表一篇散文。這是中國最早的中文網絡文學作品,張郎郎也是中國第一個網上文學作家。


1992 年 49 歲
由臺灣風雲時代出版社出版文集《從故鄉到天涯》。孫昌華在加州桑塔克魯舉辦張郎郎個展,畫作大部分留在了美國。

1993 年—1994 年 50 歲—51 歲
成為康乃爾大學東亞系駐校作家,同時在語言系教授漢語。


1994 年—1995 年 51 歲—52 歲
作為海德堡大學漢學系駐校作家,同時教授漢語及中國文化。


2002 年—2012 年 49 歲—69 歲
在華盛頓美國國務院外交學院教授漢語及中國文化,培養將要到中國工作的外交官。其中一位學生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副大使王曉岷先生。


2003 年 60 歲
3 月,臺北未來書城出版張郎郎文集《大雅寶舊事》。


2004 年 61 歲
8 月,文匯出版社出版張郎郎文集《大雅寶舊事》。


2008 年 65 歲
北島、李陀等編著的《七十年代》一書收錄了張郎郎《寧靜的地平線》一文。


2010 年 67 歲
2 月21 日,父親張仃辭世,張郎郎從普林斯頓大學飛回為父親辦後事。
3 月30 日,《中國新聞網》發表文章《誰人還識張郎郎》。
4 月12 日,《南方人物周刊》發表吳虹飛、覃憲秋的訪談《張郎郎在死刑號的日子》。
4 月14 日,《南方人物周刊》發表文章《張郎郎和他的“太陽縱隊”沙龍》。
5 月4 日,《中國新聞網》為紀念遇羅克罹難40 周年發表張郎郎的文章《被神化了的遇羅克》。


2011 年 68 歲
1 月25 日,張郎郎被聘為清華大學張仃藝術研究中心理事和研究員。同年創作繪畫代表作品《心中的蓮花》以及繪畫作品《動靜相宜》《好
漢有淚不輕彈,有時不彈也得彈》《堅定與倔強》《丁月印象》《可靠夜伴》《玩伴》《臉書有字》等。
12 月8 日,《北京商報》發表文章《張郎郎:繪畫不曾離去》。
12 月10 日,參加在字裏行間書店舉辦的“鳳凰網讀書會”,主題為“張郎郎VS 洪晃等:暢聊大雅寶舊事”,由作家牟敦白主持。
12 月11 日至31 日,在798 盛世天空美術館舉辦“熱情·紅與黑”個展,展出印刷版畫作品15 幅。


2012 年 69 歲
1 月1 日,《大雅寶舊事》由中華書局再出修訂版。


2013 年 70 歲
與秋醒樓畫廊簽約,成為秋醒樓畫廊第一位簽約畫家。同年創作繪畫作品《繽紛十千》等。9 月3 日,《環球人物》雜誌發表訪談《張郎郎:父親背後堅強的家庭梯隊》。10 月,中華書局出版張郎郎文集《寧靜的地平線》。


2014 年 71 歲
1 月5 日,接受鳳凰衛視《名人面對面》專訪。

3 月10 日,《東方早報》發表文章“先鋒文青張郎郎的下半場”。同年創作繪畫代表作品《紅與黑》。


2015 年 72 歲
創作繪畫作品《古往》《水底魚世界》《家中一角》等。


2016 年 73 歲
創作繪畫作品《必懷不疑》等。


2017 年 74 歲
創作繪畫作品《白花輕落》等。1 月15 日,《環球人物YOLO 精英電子周刊》總第十九期發表文章《先鋒文青張郎郎, 經歷死刑後的血色人生》。7 月6 日,《雅昌專稿》發表專訪《張郎郎:以展覽之名,讓歷史回溯至從前》。《藝術中國》發表專訪《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張郎郎專訪》。
7 月8 日至17 日,由秋醒樓畫廊主辦、中國地質大學協辦、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辦的張郎郎大型個人畫展“一個文人的從心童畫”,展出繪畫作品六十余幅。參加開幕式的有一千余人,前來觀看展覽的人數超過七千人次。媒體報道:“張郎郎全新感覺的作品給當今繪畫藝術帶來了一次全新而巨大的視覺沖擊。”開幕式當天舉行了研討會,專家、學者、著名藝術家和藝術評論家就張郎郎的繪畫進行了學術研討。著名畫家艾軒、著名導演姜文等參觀了展覽。

7 月10 日,《新浪收藏》發表《張郎郎:以一顆童心面對歲月和藝術》。
7 月10 日,《鳳凰時尚》發表《張郎郎個人繪畫展—— 一個文人的從心
童畫》。
7 月10 日,《人民網》發表《張郎郎,一個七十多歲文人的“童畫”》。
7 月10 日,《中國美術報》發表《一段年歲月獨白,一次“從心童畫”——張郎郎個展在清華大學開幕》。
11 月1 日,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舉辦的“張仃百年誕辰學術報告會”上演講。


2018 年75 歲
創作繪畫作品《貓頭鷹學我》《我的鴿子》等。
1 月19 日至2 月5 日,在“出軌——蕭可佳現代藝術書法展”上與姜文導演應邀擔當聯合策展人。
4 月1 日,應邀出席“中央美術學院百年校慶”活動。
4 月28 日至6 月28 日,上海寶龍美術館的展覽“大雅寶胡同甲2 號——20 世紀中國美術的傳奇”展出張郎郎的畫作《貓街靜逸》。
7 月,由人民東方出版傳媒東方出版社出版張郎郎文集《郎郎說事兒》。